退保中国人寿保险被扣巨额赔偿 媒体曝光消费者又遭人寿“报复”

2014-03-11 10:12   来源:网易

核心提示:2007年3月,郑州市民吕先生的老伴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河南省分公司签订了一份保险合同,随后三年按合同约定交足了保险金9万元。2013年8月,吕先生家人因为经济原因提出退保。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河南分公司让吕先生看《现金结算表》里的《中途退保支付折扣表》,告知要他赔偿3万元。2013年10月,河南日报登载了吕先生的投诉。随后,人寿保险公司河南分公司扣除吕先生家人过去的分红。吕先生认为,这是对他到媒体进行投诉的报复。

以下为郑州吕先生来函投诉内容:

2007年3月30日,老伴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河南省分公司签订了一份保险合同,之后的三年里,按合同规定已交足保险金9万元整,如今由于家庭经济的原因,于2013年8月14日提出退保,中国人寿回复,我们要赔3万元,我们提出质疑后,保险公司提示“注意看一下合同里面有一个《现金结算表》,此时,我们才注意了这个表。

所谓《现金结算表》,根本就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名称,如果不经提示和说明,业外人很难注意到这是个和投保人利益攸关的“中途退保支付折扣表”极易被投保人所疏忽。

众所周知,近些年来,中国人寿保险公司雇佣了大批社会人员充当代理人,就有些无良代理人专以老年人为目标,把一种保险产品说得天花乱坠,闭口不谈风险,引诱投保,因为只要拉到一个合同,就可以得到一份可观的佣金,所以根本不讲职业道德。我老伴就是这样中了招。代理人在郑州经纬广场主动同我老伴搭讪聊天,继而转入买保险的动员,花言巧语,夸大收益“买保险比银行存款划算” “利息比银行高,稳赚不赔“三年保本,五年收益,五年以后就可以连本带利取出来了”“你儿子70岁以后就是百万富翁” 等等,老伴本来就糊涂,在经过这个代理人一连串地忽悠后完全丧失了冷静的审视和思考,等不及同家里商量,就擅自在合同上签了字。需要强调指出的是,签订合同的自始至终,那个代理人不但只字未提那个《现金结算表》,反而说"不满意了随时可以退保”,误导我老伴理解成了如同银行的“存取自由”。如果当初这个代理人提示她注意,并解释那个《现金结算表》是个什么意思,一旦买了这个保险,9万元就要被“套牢”几十年(签合同时我儿子26岁,需年龄达到74岁才能取出来),我老伴是绝对不会买这个保险的。为了公司的利益,保险公司要求投保人在合同中专页的《分红保险声明书》中的“投保人声明:业务员已对上述内容讲解清楚,本人对上述内容已了解并完全同意。本声明书将成为合同的组成部分。并要求在声明书上签字,那么,这个关系到投保人切身利益的《现金结算表》,为什么却没有相同的法律程序?

合同签订后不久就找不到这个代理人了,保险公司说她“不干了!”

更为重要的是,合同中的业务员签名“张艳双”,并非签合同人,我老伴当时曾问她为什么不签她自己的名字?这个代理人说“她也是我们保险公司的,没事儿,都一样”。至于那个被签名的张艳双,至今和我们没有发生过任何联系。 根据国家有关法律,签订合同时,签合同人未出示张艳双本人法律委托书而代签的这个合同应视为法律无效合同。

保险公司要我们写个材料,我们遵命写出了《关于全额退还保险金的申请》并于2013年9月6日交给了保险公司,而保险公司到9月26日才给了我们打电话,问我们还记不记得同我们签同的那个人?我们回复:那个代理人同我们签完合同便没再照面,听说不干了,都七年了,不记得了。于是得到答复“那还是得按原来那样。”意即照扣3万元不变!

投诉中国人寿保险公司 退保遭人保河南分公司报复

2013年10月30日《河南日报》第10版报道了吕先生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的遭遇

2013年10月30日,《河南日报》登载了我们的投诉,之后保险公司“家访”,却变本加厉地又提出要把我们过去的分红扣除。这是对我们到报社投诉的报复。

对此,我们提出,红利是我们理所当然的合法所得。保险公司用我们的投入,七年来进行商业运作是赢了利的,保险公司还应将今年的红利,计算至退还本金之日发还我们。假如当初我们把这9万元用作银行存款,也应当能够获取更高的利息。

2013年11月7日,保险公司给我们电话答复:合同是你们签了字的,对于合同的法律无效问题,谁主张,谁举证,你们说不出签合同的那个人,本金就不能全额退还。我们当即指出,签合同人和那个被签合同的张艳双,都是你们公司的人,在你们公司搞业务,有关她们的材料和信息都保存在你们公司里,为何却让我们举证? 这无疑于雇凶杀人者非要受害人说出凶手是谁!

2013年11月29日,中国人寿又来电话,还是要我们提供那个代理人信息,我们提出他们公司的正式职工张艳双,“我们公司里的人员流动性太强了---”那么还让我们提供签合同人,又有什么用?

2013年12月8日我们向保监局进行投诉,信访室的一位男同志要我们将合同中代理人签名的一页复印就给了他,过了几天,二次上访,一位姓张的女同志如此说:“你和代理人签的合同,保险公司盖过章以后,就是你和保险公司签的合同了,就是有效合同,和那个代理人就没有关系了,代理人是雇佣关系,人家走了,保险公司找不着她也没有办法。

2014年1月24日上午,我们又电话询问办理情况,一位女同志答复,“你们这个案子是民事问题,我们不予立案,已经电话通知过你们了。”我们说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对方说,“我这里有电话录音记录”。

在这份保险问题上,人寿保险作为大型国有企业所表现出来的强势,真让我们普通消费个体感到是那样的渺小和无奈,这笔迷迷糊糊购买的保险金还能否如数拿回本金,我期待一个公正的说法。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