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2017-09-06 10:06:10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架在山间的电力塔

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买菜难,工作人员自己搭建起蔬菜大棚。

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电力工人们在“云端”上施工

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在西藏的云端 河南人织起电网“世界之最”

项目经理曾俊修爬山做复测工作

记者 王悦生 通讯员 翟伟 文图

核心提示|最近,30岁的冯涛感觉自己的记性变差了。旁人问他哪年结的婚,他仰起头,想了好大一会儿才答上来。

工友们说,在海拔三四千米的地方,一呆就是一年多,记性变差很正常。不过,冯涛对工程建设的各项数据,却烂熟于心,“每天都要在脑子里过一遍,海拔再高也不敢忘”。

啥样的数据,比结婚日期还重要?冯涛所在的工程项目部,位于西藏波密县,一个美丽与施工艰辛交织的地方。他和80多名河南老乡,在这里建设着世界上海拔最高、自然条件最复杂、施工难度最大的输变电工程——藏中联网工程。

他们,在“云端”书写着河南人“不畏艰险、敢拼会赢”的敬业精神。

  进驻

  200多公里山路,走了十个小时

冯涛,硕士研究生毕业,现在是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的员工。去年3月,领导找他谈话,让他到西藏一个项目标段上担任总工。听到消息时,他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些场景:蓝天白云,风景秀丽,遥远而神秘。

可是,踏上去西藏的行程后,他才意识到挑战有多大。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总经理胡志华向记者介绍,藏中联网工程,全称“西藏藏中和昌都电网联网工程500千伏线路工程”,该工程起于西藏昌都市芒康县,止于山南市桑日县,跨越西藏三地市十个区县。建成后,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区严重缺电和无电现状。该工程分为多个标段,由全国20多家电力单位进行分段施工,其中,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负责该工程第14、15标段的建设。

到项目部的路途,遥远而艰辛:先从郑州坐飞机到成都,再从成都转机到西藏林芝市,接着由林芝市开车到项目所在地波密县(林芝市下辖的一个县)。冯涛的同事郭晓峰,至今仍记得第一次到波密县的情景:去年3月,项目部的人员分乘几十辆车,从林芝市到波密县。200多公里的路,走了10个小时,在平地上这个速度还赶不上骑自行车。

而记者亲身体验后才知道,这个速度已经够快了。从林芝市区到波密县,只有一条道路——318国道,这条建设于60多年前的道路上,从林芝市区到波密段,异常惊险。道路大多建在高山的山腰上,头顶上方是碎石盘踞的山体,每逢下雨,碎石会从山上跌落到路上。道路下方,是百米深的峡谷,江水滔滔。

郭晓峰说,途中最惊险的一段路被称为“通麦天险”,这段14公里的路要走2个小时,是川藏线最危险的一段路,“路建在江边,高低不平,经常发生滚石、泥石流,一不小心就可能翻车坠入江中”。

复测

  山坡太陡,下一次山滑倒6次

让冯涛自豪的是,在全线20多家施工单位中,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是第一个进驻现场的。

施工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徒步上山复测地形。冯涛说,工程施工主要包括复测地形、组建电力塔、架线三个步骤,其中,复测就是拿着工程设计单位发过来的电力塔地理坐标,到山上重新测算这个坐标是否适合施工。

在河南爬山,一般人都会气喘吁吁,在海拔三四千米的波密县爬山,更是每走几步,就需要停下来歇一会儿,“有时上山要背着氧气瓶,走一会儿,吸一下”。波密县城附近的山坡上,是大片的原始森林,很多山林连当地人都没去过,里面根本无路可走。当地村民说,森林里有黑熊,常常下山袭击家畜。所以,爬山复测地形时,至少需要两三人同行。

“山上手机没信号,很容易迷路。”冯涛说,上山时,大家会做一些记号,可等到下山时,经常找不到这些记号,只能凭感觉往下走,除了缺氧、容易迷路外,山坡的陡峭更让人胆寒。

项目部工作人员耿万良,今年50岁,人称“老耿”,在项目部里出了名的胆大。可面对坡度80度的山,他也犯了难,不得不请专业的攀岩队来帮忙。在攀岩队的帮助下,老耿和同事爬到了山上。山体太过陡峭,连饭盒都放不稳。中午时,工人们只能把绳子系在腰间,站在悬崖边吃饭。饭是爬山时随身带的,饭盒里除了菜和米饭,还有一袋石灰、一小袋水,但这水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给饭菜加热的。把水浇到石灰上,再把饭放到石灰上,这样对付着就算是一顿饭。

爬山时,老耿常嘱咐年轻同事,“可不敢抓着山上的树往上爬”。因为有些树看似结实,但根部早已腐烂,用手一拉,就会连根脱落。爬山遇到陡坡时,要先由一个人上去,放缆绳下来,下面的人再拽着绳子往上爬。

“上山难,下山更难。”项目部安全巡查员魏旭,今年29岁,对下山的艰辛深有体会。魏旭说,山势太陡,根本不敢站着下山,只能半蹲着一点一点挪着下来。此时,地上的青苔仿佛在看他的笑话,踩在上面非常湿滑,“下一次山,我连续滑倒了6次,感觉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

就这样,两个标段的复测工期原本计划一个月,结果花了两个月才完成。

  组塔

  组建一座电力塔,平均耗时一个月

现场复测做完,就该组塔了,新的挑战又开始了。

冯涛和同事负责的14、15标段,要建300多座电力塔,途经3个乡镇,建塔的位置有的在半山腰,有的在山顶。最高的一个电力塔,建在海拔4279米的山上,施工人员从山脚爬到山顶,要花三四个小时。最重的一座塔有240吨重,最高的一座塔净高125米。

建塔前,先要在山坡或山顶上找一个作业面,给电力塔的四个“脚”找好位置。有一次施工时,塔脚的作业面刚做好,就遇到了降雨,泥石流把作业面冲毁了。这边的问题刚解决,更大的难题还在后面:一个电力塔,平均有69吨重,这么多钢材咋运到山上?

胆大心细的老耿有办法:先由一队工人顺着山坡,走“之”字形上山,到山顶后建一个支架,然后在山脚下再建一个支架,两个支架之间用成人大拇指粗的钢绳索相连,借用滑轮把器材一块一块运上山,“要是山太高,还要在半山腰再建一个支架”。最长的一根索道有3公里长,仅搭建这一条索道,就花了两个月,施工难度可想而知,而整个工程仅索道就要搭建139条。

钢材运到施工作业点后,就可开始组塔了。山太陡,电力塔的四条腿只有长短不一才能在山坡上“站”稳,工人们也把这样的电力塔称为“高低腿”。组好一座电力塔,平均要耗时一个月。记者在现场看到,同一座电力塔,最高的一个塔脚与最低的一个塔脚,最大相差五六层楼高。

山太高,路又不好走,有些塔材需要聘请西藏当地的马帮驮着运上去。有时,天色太晚,施工人员不得不住在山上。比起这些,搭棚子住在山脚下,已经算是一件幸福的事了。

在波密县城外的一个山脚下,记者见到了施工人员搭起的简易帐篷宿舍。波密温差大,白天帐篷内闷热难耐,晚上又变得很冷。让人疑惑的是,帐篷外面还被一些铁架子围着,这是为啥?一名工人介绍,这是为了防止夜里有野兽或者村民养的牛来袭击,“夜里,常有牛跑到帐篷里找吃的”。

生活

  买菜难,项目部人员自己养猪种菜

在波密采访期间,项目部工作人员提醒最多的就是“不要洗澡”,因为一旦感冒了,很难恢复。

“刚来的时候,上两层楼就喘得厉害。”冯涛说,今年5月份,他从郑州开完会回到西藏的项目部后,开始感冒发烧,最严重的时候,穿了四层衣服,其中两层是羽绒服,仍感觉浑身发冷,但是项目部工期紧,不敢请假,就这样坚持服药,一个月才好。

冯涛的同事高民,最近也感到身体不舒服、胸闷,他记得,项目部刚成立时,有一支外省的施工队听说这里缺工人,就想来包活,得知这里的海拔有3000多米时,对方还不屑一顾地说:“没问题,放心吧。”可是,等来到施工地点后,不到一个星期,这支施工队的很多人就说“受不了了,这活儿一般人真干不了”。

“在这儿工作,真的是在挑战生命极限。”藏中联网工程第14、15标段项目经理曾俊修说,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作为一个电力人,一辈子能参与建设一项拥有世界级难度的工程,感到非常自豪。

艰苦的工作条件下,项目部的人员也通过各种方式“苦中作乐”。在第14标段项目部的一个大院里,工作人员建起了几个蔬菜大棚,大棚里种有茄子、小白菜、黄瓜等蔬菜,“项目部离县城远,路不好走。在大棚里种菜,既解决了买菜难的问题,下班后又找到了一个能放松心情的地儿”。除了种菜,大家还养了猪。

河南老乡身在西藏,时常想念家乡的面条。但是,高海拔的项目部里,面条时常煮不熟,只能用大型的高压锅煮。每次面条出锅,转眼间就被大家“瓜分”完毕。

  护景

  为保护318国道美景,调整了施工方案

波密县城南北两面都是大山,整个县城被山上野性的翠绿包裹着。山中间是雅鲁藏布江的主要支流帕隆藏布江,滔滔江水,每天早晨把这座县城从睡梦中唤醒。

穿城而过的318国道,临江而建,沿途风景千变万化,多姿多彩,是很多驴友最钟情的骑行地,也被我国的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而冯涛和同事们需要组建的电力塔,就分布在这条景观大道南侧的山上。

组建的电力塔,犹如一个个银白色的铁人矗立在山间,但这可能会影响游客欣赏满山的绿色,咋办?项目经理曾俊修介绍,为了给全国游客留住波密县城附近318国道上的美丽景观,施工时,他们专门调整了施工方案。

按计划,电力塔要建设在县城南面的山坡上,这些山坡的坡度小,施工难度也小,但这些山坡是行驶在318国道上的游客最佳的观赏区。为此,项目部经过与当地政府部门沟通,并上报建设单位后,调整了施工方案,把施工地点选在了县城北面的山坡上。不过,北面山坡的坡度大,施工难度更大,施工期限和成本都会增加。

曾俊修说,施工方案作出调整后,施工周期比之前增加了1.5倍,不过,为了全国的游客,“项目部全体成员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为保护好318国道沿线的美景,他们每次在山坡上架设好电力塔后,塔脚附近都会被重新栽上绿树,山脚下的一些作业场地也会被撒上草籽。

项目部的老耿说,山上很多地方是原始丛林,他亲眼看到过有成年人巴掌大的黑熊脚印,有一次在山上施工,下山较晚,还听到了黑熊叫声。为不打扰这些动物,他和同事都放慢了脚步,“有时在山上也会遇到猴子,我们都是先停住,让它们先过”。

架设电力架的山林,都是国家保护林,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为此,项目部专门设立了数百万的森林防火奖,对各施工队的防火措施进行巡查、评比,“上山人员一律不允许携带香烟、打火机”。

进展

  工程预计明年8月份完工

曾俊修介绍,第14、15标段现在的索道搭设已全部完成,组塔工作完成了40%,组塔结束后,就是架线了,预计架设线路长度(单回路)达160公里,整个工程计划明年8月份完工。届时,从西藏林芝市区到波密县的多个隧道将告别漆黑,成功通电,给路人带来光明,越来越多的藏族同胞也将用上这个工程输送的电。

很快,波密将步入一年之中的严寒季节,冯涛要更忙了。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最近发的一张照片是,从高空中俯拍波密山林间的一道彩虹,七彩艳丽,温润动人。电力人就是这样,工作条件再艰苦,也会发现身边的一些小美好。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