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团还不来? 内部人士:滴滴炮火猛烈

2018-06-14 11:12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原标题:为什么美团还不来?)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摄影:史小兵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摄影:史小兵

王慧文判断,网约车的今天和未来格局之间,“还有很远的路。”

不久前,王慧文在美团点评的出行事业部所在楼层找了个会议室,在那里办公。王慧文是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跟随王兴创业多年,现在同时负责美团点评的外卖事业群和出行事业部。

去年12月28日,美团打车划定了第一批扩张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杭州、厦门、成都、福州和温州,并在这些城市中进行司机招募,宣布注册司机满20万人就开城。今年1月11日,开放报名11天后,北京的注册司机数就达到了20万。但是美团并没有如约进京。北京、杭州等一些城市,许多司机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在美团宣布进军网约车市场后,他们第一时间下载了美团打车APP,嗷嗷待“补”,但直到现在,美团打车仍然不见踪影,“为什么美团还不来?”

“开了上海之后,我们对于开城速度的预期确实是下降了。”6月7日,王慧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

进入到6月份,这个计划似乎仍旧停留在计划层面。目前美团打车开通运营的只有上海和南京两个城市。

在外界看来,美团打车的城市拓展速度相对于此前的宣传,慢了很多。

“你们怎么判断一个事是快,还是慢?”王慧文反问道,“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节奏。”据本刊了解,美团点评的出行团队已经从年初的200多人拓展到400多人。

王慧文用亚马逊的例子解释业务的“快”与“慢”: 亚马逊总体上来说是一家比较激进的公司,但并没有在很多国家开通站点。根据亚马逊在2016年公布的数据,他们通过在全球的14家站点,把商品配送到180个国家。

相比于外界对速度的评价,他更看重的是进入新城能积累经验及行业认知。

但不容忽视的背景是,出行领域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玩家。

4月3日,携程宣布旗下的携程专车获天津市交通委代交通部交通运输部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线上服务能力认定》,该牌照全国通用;同一时间,易到宣布全国47城免除司机佣金,下调打车费率;嘀嗒与首汽约车抢夺出租车市场,有文章分析,嘀嗒依靠地推配合司机补贴,首汽约车主攻当地出租车协会和出租车公司;曹操专车大打“新能源牌共享出行平台”这张牌;高德也在3月上线了零抽成的顺风车业务。一汽、上汽等主机厂也被曝出正在尝试网约车业务。

在众多玩家中,美团到底会扮演什么角色?

“这个行业未来应该有两到三家,最小的一家市场份额要大于10%。”这是王慧文对网约车行业未来格局的判断,但在今天和未来格局之间,“还有很远的路。”

上海难题

2017年2月,美团打车进入了第一个城市南京。

运营10个月之后,王慧文公开表示,美团打车事业部已经拥有一支超过200人的团队,日订单量已经突破10万单。美团也开始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启动司机招募。

3月21日,美团出行登陆上海,原计划很快登陆其他城市,但之后公司发现,在上海面对的是跟南京完全不同的市场。

王慧文列举了上海市场和南京市场的四点不同,说明为什么进入上海后便放慢了开城速度:上海是一个牌照管制城市,南京不是。上海的供给情况不同,运力压力更大;其次,上海有很多高架桥,南京没有,这对技术提出了新的要求;上海有很多媒体,媒体人会更积极关注,会把产品情况、运营体系的问题更敏锐地反馈过来,信息通道更通畅;上海有很多美团员工,他们经常使用美团打车,公司会得到很多反馈,促使问题的解决。

在竞争环境上,他们还要面对来自滴滴更猛烈的炮火。有美团内部人士表示,美团打车在进入上海前,滴滴可能猜测美团没有认真做这项业务,但美团打车在上海市场的登陆,让滴滴意识到了真正的威胁,所以滴滴在上海的反击和在南京很不一样。

“滴滴的反应非常激烈。“一位与滴滴合作的上海租赁公司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滴滴与他们签订了协议,如果有司机接入美团打车等其他平台,会对其采取封号的措施。如何找到这些司机?滴滴会派出“神秘访客”打车,观察司机所用平台。一些租赁公司为了和美团合作,会重新注册一个新公司,同时与两家合作。

上述上海租赁公司负责人认为,美团打车进入上海的时机很好,因为租赁公司对滴滴有怨气,但没有其他选择,“美团有这么多场景,比滴滴好。”但由于沪牌有限,美团很难像南京那样去发展增量市场,只能和滴滴正面抢夺司机资源。汽车租赁公司因此成了被争夺的对象。

一位在上海开滴滴的司机表示,他所在的租赁公司是与美团合作,一部分司机被要求只能用美团,其他司机则没有限制。

规则变了

补贴大战曾经是网约车拓展市场的主要方式。

2014年10月,滴滴打车CEO程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竞争激烈时两年就花掉15亿元。2016年6月,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在温哥华的一个活动上,说Uber在美国是盈利的,但在中国一年亏损超过10亿美元。

现在,补贴受到了更多管制。美团进入上海后,对司机和乘客提供了多种补贴,滴滴随后跟上。根据美团当时的宣传,其首日接单量超过15万单。但是当天,美团便被上海市交通委等部门进行了联合约谈。为了响应上海市交通委关于停止补贴大战的要求,美团、滴滴相继取消了常态化补贴。

这给美团铺开市场带来了更多难题。

美团进入上海之初,8%的抽成费用和高额补贴吸引了一批网约车司机。刘师傅就是其中一位。刘师傅是安徽人,之前在老家开滴滴,听说美团打车在上海补贴很高,注册又比滴滴快,5月初就去上海加盟了美团。但是他只开了两天美团就转投了滴滴。“没赶上奖励最多的时候。”

跟奖励相比,美团目前更注重的或许是产品体验的打磨,以及内部业务的协同。

王慧文曾说自己“真实身份是一个产品经理”,非常重视用户的产品体验。据《中国企业家》了解,美团有团队专门负责收集司机、乘客反馈的问题,这些问题有时会被直接扔进产品群里。什么样的问题都有,定位准不准、司机接单是否稳定、会不会出现丢单、帐算得准不准、调度合不合理。

一位在美团出行负责算法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网约车在派单调度算法上还可以再优化,这是美团现在努力的方向。外卖系统的搭建让美团有了一定积累,“不过网约车的司机调度、高低峰补贴逻辑都与外卖系统不同,在这方面,美团还需要打磨。”他说,“因此,美团打车近期肯定不去其他城市了。”

而在业务协同方面,公开报道显示,“五一”假期,美团打车提出打通“出行+消费”场景,用户完成一笔打车订单,即可获得吃喝玩乐大礼包,内含餐饮、电影、外卖三重优惠。交叉营销”的概念,正在成为美团打车的新理念。美团相继和大众点评黑珍珠餐厅、迪士尼和猫眼展开合作,拓展打车服务的场景。

另外,政策层面对网约车平台也越来越重视。

5月7日至5月11日,交通运输部微信公众号以每日一篇的节奏,密集发布5篇涉及网约车的评论文章,主要内容如标题所示:《交通运输新业态不是“法外之地”》《包容审慎监管不是放任不管》《互联网交通运输企业切莫“店大欺客”》 《不要把约谈当耳边风》《检验网约车发展的标准是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5月24日,交通运输部召开2018年5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公布了新修订的《出租汽车服务质量信誉考核办法》(简称《办法》),《办法》将网约车平台公司和驾驶员纳入考核体系,明确网约车和巡游车均需开展服务质量信誉考核。

这或许也是美团打车脚步放缓的原因之一。

由于服务的特殊性,网约车和团购、外卖不同,后者的市场和政策环境相对宽松,在出行行业,网约车需要占领道路等公共资源,跟用户安全直接相关,影响服务质量的因素也更复杂。这意味着出行行业参与者跟政策制定者之间的沟通强度会大得多。

有行业人士认为,美团没有进入北京是因为没有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目前美团在杭州、成都和温州已经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

王慧文表示,大部分城市在网约车准入方面的政策和环境比较好,如果想开城一般都可以的。美团暂时不开新城并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一位关注出行行业的投资人告诉本刊,网约车的壁垒在于如何构建本地的网络效应,吸引司机和用户。但这对于有资源的公司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在美团和滴滴之间,一定会发生激烈的竞争。如果没有外界干涉,美团肯定会吃掉很大市场。这个市场不是说守就能守得住的。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