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京北三县楼市交易惨淡背后闪现售房乱象

2018-08-07 09:30:10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原标题:调查丨环京北三县楼市交易惨淡背后闪现售房乱象)

环京北三县楼市交易惨淡背后闪现售房乱象

市场萧条,大厂某楼盘售楼处早已人去楼空  崔军民 摄

中房报记者  崔军民河北香河、大厂、燕郊报道

“这儿绝对不卖房!”

听到有人问售楼情况,坐在自行车上自顾玩着手机的保安员上下打量了一下记者说,“在这里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你还是我遇到来这儿的第一个人。平时根本没人来。”

这是发生在7月26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走访环京楼市的大厂县城民族宫附近、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知名楼盘售楼处时的一幕。

在现场,记者看到,售楼处大门紧闭,并用一个大型户外广告牌堵住。门上贴着一纸醒目的公告,称“售楼处内部装修,并园区绿化改造,暂停对外营业。”公告时间显示为4月28日。

这位保安员告诉,前段时间大厂某个楼盘,因违规售楼,不仅惊动了廊坊市和河北省,还惊动了北京,影响恶劣,导致大厂整个项目停止售楼。据了解,这位保安说的是今年4月底大厂一楼盘“雨夜排队买房”的违规炒作售楼事件。而售楼处大门粘贴公告的时间也正好与这一事件时间节点相吻合。

萧条之下的楼市百态

环京北三县楼市交易惨淡背后闪现售房乱象

限购等调控政策让环京的“北三县”楼市降到了冰点,楼市沉浮故事以最生动的底色打在大厂、三河(燕郊)和香河身上。曾经万众追逐一路高歌的北三县楼市,在2018年这个炎炎夏日,依然感觉寒风刺骨。

新房、二手房价格普遍下跌,有的楼盘房价下跌三分之一,甚至有的楼盘房价下跌了三分之二,成交量骤降,投资客纷纷离场,售楼人员有被迫改行卖菜,或是转战外地。

廊坊下属的三河市、大厂回族自治县、香河县,被人们称之为“北三县”。记者走在燕郊“售楼一条街”上,与去年年初汹涌澎湃的购房场景相比,这条街道除了依然川流不息的车辆,道路两边却显得异常萧条和冷清。很多售楼处、中介店铺纷纷关门,门上贴着“转租”大字,甚至有些售楼处的桌椅横七竖八,室内早已布满了灰尘。

没有关门的店铺,看上去也是冷冷清清,一些销售人员要不低头玩着手机,要不凑在一起喝茶聊天。而某中介公司前台服务人员正在靠着椅子睡觉。记者走访了大厂具有代表性的几个售楼处,不是大门紧闭,就是售楼处改成了地产公司办公楼。而在香河看到的却是某知名房企借着“预售许可”的合法外衣,公开违规售楼。

经查,在“北三县”楼市萧条背后,多家知名百强房企不乏违规售楼行为。为遮人耳目,把原来公开的售楼处关闭,或改作其他用途。而实际上这些房企均把售楼业务搬迁到了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潮白河彼岸,与北三县隔河相望。销售人员谨慎地带着有购房意向者前往洽谈,并签订购房合同。客户来源中,除了一部分来自中介店铺,以及售楼人员在路边“摆摊位”拢到的客人,更多的是靠着“一手房、大产权、不限购”的各式各样的宣传广告招揽客户。而“不限购”的说法,则只是开发公司或销售人员的噱头而已。记者在北三县走访时发现,在一些违规售楼的房企中,不乏知名百强房企。

记者在大厂福喜路旁边的另一个知名楼盘售楼处看到,门口有位保安员守着大门。保安告知,售楼处早已关闭,具体在哪儿售楼并不清楚。这个售楼处已经成了项目开发的办公楼。不允许外人进入。

随后,记者暗访了某百强房企在香河的一知名楼盘。据了解,这一楼盘在7月26日晚上开盘预售。27日下午,记者在售楼处看到,装饰奢侈豪华的售楼处,却没有华丽的灯光点缀,黑乎乎一片。问及售楼人员,只是呵呵一笑,不作回答。围绕沙盘看房的人则是寥寥无几,一些售楼人员或坐着不语,或围着沙盘,他们的人数比购房人还要多,昔日的卖楼热潮已经不见踪迹。在售楼处外面,则是保安们严守大门。每一个进入售楼处的人,都必须由保安联系售楼人员后,再由售楼人员带进去。

违规售房暗涌

环京北三县楼市交易惨淡背后闪现售房乱象

搬到通州潮白河彼岸的售楼处  崔军民摄

北三县楼市是“北漂”一族的最佳选择。作为环京最典型的楼市,北三县推出了三年限购政策。很多购房户来自北京,又因没有北三县的本地社保和个税,被拒之门外。

惨淡之下,就在近期,北三县很多购房者为了躲避限购,变相炒房,出现了部分人以房产抵押登记的方式,或分期付款的方式进行房产交易。为了防治变相炒房,就在7月初,大厂县发布了暂停办理个人之间不动产抵押业务的通知,直至限购政策解除。针对这一通知,有专业人士认为,这一政策很快将拓展到全北三县,会对区域市场带来很大影响。

严格的限购政策下,楼市萎缩到让人难以承受。同样是7月初,燕郊高新区人力资源市场官网发布了一则“人才引进落户须知”。有人纷纷质疑,此举无疑是借人才引进的噱头给楼市输血。不过,该须知发布4个小时后又被短命删除。尽管如此,也给人以丰富的想象,并被一些人解读为“释放某种信号”,变相放宽了房地产限购的大门。

一边是严格的限购,一边却是蠢蠢欲动。一些房企在资金流压力下,也铤而走险,违规售楼。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走访中获悉,上述大厂县城民族宫附近的某知名楼盘售楼处,其售楼业务搬迁到了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潮白河彼岸,与北三县隔河相望的通州运河苑温泉度假村会议室楼一层。而上述大厂福喜路附近的另一个楼盘售楼处,则搬迁到了通州宋庄一艺术园区。购房者必须经销售人员带领才能前来洽谈,并签订购房合同,否则很难进入。

记者注意到,这些销售人员的客户来源,除了一部分来自中介店铺,以及售楼人员路边“摆摊位”,更多的是靠着“一手房、大产权、不限购”的各式各样的宣传广告招揽。而在宣传中称“不限购”的说法,则只是开发商或销售人员的噱头。

记者来到一家售楼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外地人购房需提供三年及以上社保缴纳证明或个税证明。如果没有本地三年以上的社保或个税,则必须与开发商签订合同,三年内分期付清,或全款购买。待三年社保或个税补清后,便可去房管部门网签。而个税证明,开发商可提供“专业”渠道,总费用在7000元左右。

针对这种违规销售手段,近期多地监管部门已对开发商、房产中介联合造假规避限购的行为作出回应,如调查属实将移交公安部门予以严厉打击,“一旦伪造的完税证明不被承认,外地人违规购房存在巨大风险。”

借着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的利好,北三县房价已经被过分炒作, 有房地产专家称,北三县限购的主要原因在于此前房价上涨得太快了,投资气氛浓重。

记者发现,有观点认为,北三县存量房达两万套,保守估计区域去清周期为两年,至少要到2020年上半年,整体区域房价才会有明显的上行态势。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