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干扰环境监测近百次 临汾再被环保约谈

2018-08-07 09:30   来源:每经网

(原标题:一年干扰监测近百次 临汾再被环保约谈)

环保局长授意,办公室主任勾连,监测站人员执行,16人沆瀣一气,通过堵塞采样头、向监测设备洒水等手段造假,导致空气监测数据严重失真达53次……

这不是电影里面的情节,而是发生在山西临汾的真实案例。他们之中,有环保局长也有环保公司员工,有博士这样的高学历者也有初中生这样的普通学历者,但却都对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行为没有正确认识,特别是涉案的临汾市环保局办公室原主任张烨竟然认为干扰监测仅仅属于违规,不知道是犯罪。

昨日(8月6日),针对环境空气自动监测数据造假问题,生态环境部联合山西省政府对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这是自2017年1月之后,临汾市再次被约谈。2017年1月19日,临汾市政府因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二氧化硫浓度长时间“爆表”问题被原环境保护部约谈,并同步暂停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项目的环评审批。

此次约谈,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指出,临汾市必须“伤筋动骨”才能改变现在的被动局面,真正推动生态环境保护特别是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监测数据严重失真53次

2018年8月6日上午9点多,生态环境部一处会议室内外挤满了人。根据安排,上午10点生态环境部联合山西省政府对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与以往集中约谈多个地区负责人不同,此次生态环境部的约谈只针对临汾。

刘长根指出,2018年3月底,生态环境部组织检查发现,临汾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部分监测数据异常,采样系统受到人为干扰,并在查实有关情况后依法移送公安部。2018年4月11日,公安部将案件移交山西省公安机关。山西省迅速组织侦破,抓获16名犯罪嫌疑人,并依法移送起诉。

经调查,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授意局办公室原主任张烨和监测站聘用人员张永鹏,组织指使许冬等人故意实施破坏环境空气自动监测数据行为。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张永鹏组织人员通过堵塞采样头、向监测设备洒水等方式,对全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实施干扰近百次,导致监测数据严重失真达53次。

实际上,这已经是临汾市第二次被约谈了。一年前,即2017年1月19日,因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等原因,原环境保护部约谈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并同步暂停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项目的环评审批。约谈后,临汾市采取措施,积极整改,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由于在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站上收之前就存在数据不实等问题,2017年上半年全市大气环境质量监测数据仍然不降反升。

此次约谈强调,临汾市委、市政府不敏感、不警醒,对过去存在的监测数据造假问题未汲取教训,对可能出现的干预监测数据行为没有进行警示,导致监测数据造假行为再次发生,且长时间没有得到制止。下一步还有生态环境强化督查,山西肯定是督查的重点,督查也会重点关注临汾。生态环境部将持续加大环境质量监测、管理的力度,坚决查处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的问题。

环保局长等16人获刑

2018年5月30日,晋中市榆次区人民法院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对涉案16人作出判决:主犯张文清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主犯张烨、张永鹏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3名从犯中,负责监测站运维工作的原河北先河科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崔勇勇、张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和6个月;其余11人分别处以拘役4至6个月,缓刑8个月至一年不等的处罚。

对于出现如此频繁的违法犯罪行为,约谈指出,临汾市关于防范和惩治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警示教育严重缺位,在日常工作中严重失察,对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临汾市涉案的16名人员“上至博士、下至初中生,都对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行为没有正确认识,特别是涉案的市环保局办公室原主任张烨竟然认为干扰监测仅仅属于违规,不知道是犯罪。”

然而,作为环保局局长,为什么敢于冒险去干扰监测数据呢?

2015年正式实施的新环保法开篇第一章就明确指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2015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等文件,明确严格落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完善领导干部目标责任考核制度、追究领导责任和监管责任。要强化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的要求。 一位地方环保系统的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国家会直接问责到地方政府,但当地政府还是会把环境问题的“棒子”打到环保局,环保局并没有感到轻松。

今年,记者在跟随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过程中注意到,中央环保督察组在某地发现一起生态破坏问题要求当地尽快整改,当地政府首先对环保局负责人进行了问责处分。记者从多地了解到,类似情况并不少见。

临汾空气质量倒数第一

2017年初,临汾市被一度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原因是在2017年1月4日~14日,临汾市6个大气质量监测点之一的南机场监测点多次出现二氧化硫小时浓度“破千”的状况。随后,原环境保护部与山西省政府联合派出专家组查出“爆表”的主要原因是散煤燃烧、工业锅炉、供暖锅炉污染、工业企业的污染排放和环境监督管理存在问题等。

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8年1~6月169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临汾市倒数第一。

对于大气污染问题,刘长根指出,从污染数据来看,169个城市中临汾是倒数第一,比倒数第二还高很多。下一步怎么打好蓝天保卫战,推进污染防治攻坚战,临汾市必须进一步加大力度,尤其是解决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等存在的问题,必须“伤筋动骨”才能改变现在的被动局面,真正推动生态环境保护特别是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据临汾市统计局介绍,该市产业结构较单一,抵御风险能力不强。2017年,全市煤焦冶电四大行业企业数占比超过四分之三;从增加值看,占全市工业的比重达89.1%。

从能源结构上看,2017年临汾市一次能源生产折标准煤4518.73万吨,增长14.97%;二次能源生产折标准煤5528.24万吨,下降19.01%。2017年,能源工业投资完成145.75亿元。其中,煤炭工业投资39.99亿元,增长95.9%;电力工业投资66.53亿元,增长155.8%;焦化工业投资8.61亿元,增长251%。

对此,临汾市市长刘予强在约谈中表示,没有把工作做好、做到位,深感自责。临汾市不解决转型的问题,治污没有出路。

(责编:HN02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