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80亿收购比利时非主流公司 汽车并购压垮宁波首富?

2019-06-20 12:06   来源:

(原标题:扔80亿收购比利时非主流公司 汽车并购压垮宁波首富?)

在汽车零部件并购领域“一掷千金”,两个案例达到百亿元,但银亿股份从2011年到2016年间,累计利润利润却仅为36.46亿元。

比利时邦奇集团,全球知名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

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在2015年左右,总部位于重庆的宗申产业集团战略投资管理中心曾经出具了一份针对比利时邦奇公司CVT项目的调研报告,在这份报告中,该公司战略管理中心经过详细的技术比对和分析认为,虽然未来5年CVT技术增长有一定空间,但主要空间是在中国市场;与此同时,未来随着混合动力和电动车市场份额的扩大,CVT技术的应用和竞争力将大大下降。正因如此,该中心建议集团对邦奇公司的投资为“财务投资”。

但在此后不久的2016年,以CVT技术为主打的邦奇被宁波银亿集团相中,随后以近80亿元的高价全资收购,作为后者从房地产跨界进入汽车行业的关键跳板之一。据媒体报道,彼时协助银亿完成交易的春晖资本董事长汪大总,曾用“胆识过人”来评价银亿集团的创始人熊续强。但没想到,两年后,当初的“胆识”有可能成为压死银亿的一根关键性的“稻草”。

斥资百亿收购零部件企业

6月17日午间,ST银亿公告,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银亿控股的《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两家公司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根据公告,申请破产重整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的流动性和债务问题,但重金收购的汽车业务,遭遇市场寒流而无法完成预期盈利目标,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资金流动性。

与宁波当地比如均胜电子等零部件供应商在汽车领域的发力如出一辙。银亿跨界进入汽车零部件领域也是通过“买买买”,只不过,正如汪大总所言,与别的企业相比,它的手笔更大。

在2016年,银亿集团斥资百亿元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海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在随后的2017年,银亿集团将美国ARC和比利时邦奇注入上市公司ST银亿。

一位来自外资大型零部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全球市场来看,银亿收购的几家外资零部件企业的确是在某个特定的细分市场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但收购的这些企业大多要么是经营上出现某种问题,要么则是并没有太大的核心技术含量的企业。

这位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美国ARC为例,这家企业曾是全球第二大安全气囊气体生产商,但由于搭载在GM、克莱斯勒、现代等车企的安全气囊均出现了严重的安全问题,使其失去了长期稳定的客户,才客观上给予了中资企业收购的机会。

而比利时邦奇确实是CVT技术领域中几大巨头之一。但记者了解到,由于动力性不强,欧美消费者并不待见CVT技术,全球市场上应用CVT无极变速器的主要车企为日系和中国品牌,而日系车企主要都匹配日产控股的Jetco公司产品。而邦奇的配套企业主要为中国本土品牌。

但是部分中国本土品牌也有自己的变速器供应商,比如奇瑞、吉利,另外部分选择6AT+MT的技术,目前邦奇配套的企业主要包括海马、江淮、长安、东南等车企的部分车型。也正因如此,上述宗申集团的投资分析认为,这个市场事实上“有空间,但有限”。

但是,ST银亿为了收购上述两家公司却是花了大价钱,分别达到28.45亿元和79.81亿元。这是什么概念?据当年银亿方面在收购ARC时披露的数据, ARC集团截至2015年12月31日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13.38亿元,也就是说这桩收购的增值率高达246.64%。而对邦奇的收购价格,更是让人咂舌。2016年,银亿收购邦奇时,其年销售产品达到40万套,利润仅为5亿元,最终的交易价格是该公司利润的15倍。

另一家来外资零部件企业认为,宁波银亿收购的三家企业“并不值得付出这么多资金进行收购”,他个人认为这种事情的背后,体现了中国部分企业的“急功近利”,希望借着外资零部件企业攻入市场的强烈愿望。

上市公司净利润6年仅36.5亿元

在当时,也不是没有人质疑这几起收购的价格,但银亿方面有自己的投资逻辑,“要买中国还做不出来的核心零部件,必须买在细分领域排名全球前三的公司,最好还在中国设了厂,这样在国内有成长性”。

据银亿股份披露的财报数据,自2011年到2016年,银亿股份的营收最高也就80亿元左右,净利润分别为6.39亿、7.18亿、6.36亿、6.12亿、5.27亿、5.14亿元;在2017年将上述两大公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之后,营收方才突破100亿,利润达到历史新高,也仅为16亿元。在某种程度上,为了支撑起这两桩上百亿的收购,银亿背负了一定的债务。据该公司发布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银亿股份的负债总额265.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1.89%。

2017年在完成收购后,银亿股份的主要营收就从房产转移到汽车身上了,来自汽车零部件的营收达到80.73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63.55%。按照其披露的2017年零部件业务超过20%的毛利率,如果这项业务继续增长,银亿可能也不会很快出现财务问题。但是2018年,汽车行业迎来了过去28年的首次下滑,以至于美国ARC和比利时邦奇不仅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后者亏损近8亿元,引发了ST银亿逾10亿元的商誉减值。

同时,在银亿已经出现流动性困难的背景之下,汽车业务还占用了大量资金,这无疑使得公司现状雪上加霜。据银亿发布的公告称,2018年以来,汽车市场下滑,导致比利时邦奇公司库存和应收款周转时间增长,流动资金趋于紧张。同时,比利时邦奇公司因3.495亿欧元的银团贷款(折合人民币27.43亿元)财务指标未达到借款协议中的相关约定,相关银行按照借款协议条款有权要求比利时邦奇公司偿还上述借款。

因此在5月30日,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已偿还占用资金1.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2305.86万元)及3100万元人民币。但为保证比利时邦奇公司经营的稳定性,本次于2019年5月29日偿还的3100万元已划至比利时邦奇公司并继续用于其生产经营,同时用予满足银团贷款的部分要求。其中,2019年5月23日偿还的1.4亿港元为公司对比利时邦奇公司的借款。

另外,据媒体报道称,由于业务重心转移,银亿这个宁波最大开发商已经好几年没有拿地了。种种因素叠加,最终引发危机。尽管ST银亿有关人士表示,股东方面的破产重整并非破产清算,并不涉及上市公司。但一如ST银亿现况,上市公司已经受到实际影响。破产重组后续会如何推进,上市公司能否走出窘境,有待观察。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