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李斌:特斯拉降价有点残忍 但竞争充满乐趣

2020-05-08 10:00   来源:

(原标题:引入70亿投资后,独家对话李斌:特斯拉降价有点残忍,但竞争充满乐趣)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 马吉英 郭佳莹

文|郭佳莹  编辑|马吉英

头图摄影|程泉

进入2020年以来,李斌和蔚来似乎正在加速驶离“困苦”。

5月6日,蔚来公布了4月份的交付数据。2020年4月,蔚来品牌整体交付量达3155台,同比增长180.7%,环比增长105.8%,连续两月实现交付数环比翻番。截至目前,蔚来2020年累计交付6993台。自2018年6月开始交付以来,蔚来全品牌累计交付38906台。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和CFO奉玮将4月的成绩归功于蔚来供应链的积极复工复产、产品与服务的口碑、不断拓展的销售网络,以及用户圈层对换电模式的认可。

最近这半年,蔚来不断释放利好消息。继年初完成三笔可转债融资项目后,4月29日,蔚来中国的投资方案也终于落地。

蔚来宣布,已经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签署了关于投资蔚来中国的最终协议。

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人民币,蔚来将向蔚来中国的法律主体注入中国范围内包括整车研发、供应链与制造、销售与服务、能源服务等核心业务与相关资产,以上业务与资产根据2020年4月21日前30个公开交易日蔚来市值平均值的85%估值177.7亿元人民币。蔚来还将向蔚来中国投资42.6亿元人民币。交易完成后,蔚来将持有蔚来中国75.9%的控股股份,战略投资者将合计持有24.1%的股份。

这也意味着,蔚来的人民币募资通道正式打通。消息一出,当日蔚来股价盘前上涨14.67%,开盘后涨幅一度接近20%。

蔚来还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达成协议。根据协议,当现有与江淮合作的制造基地产能无法满足生产需求时,蔚来会适时启动第二基地建设。这也是蔚来选择合肥作为蔚来中国总部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我们去别的地方落地总部,别人要求你建一个工厂是非常合理的,可是这个事情不一定是对的。现在合肥工厂产能不饱和,再建个工厂产能还是不饱和。”在4月30日接受《中国企业家》电话专访时,李斌说。在他看来,这不经济。

就在蔚来中国总部项目签约的同一天,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与埃隆・马斯克进行了视频连线,祝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面对疫情冲击,一季度产销依然取得好成绩。次日,特斯拉发布了一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在一季度创下8.84万辆的交付成绩。

当中国市场成为马斯克越来越重视的业绩支撑,特斯拉的进攻难免日渐凌厉。

5月1日,特斯拉中国宣布,中国制造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前起售价从32.38万元降低至29.18万元,补贴后售价降至27.155万元。而特斯拉降价的背景是,4月23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该通知指出,从2020年起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不过支持换电的车辆不受此规定限制。

已经看到盈利曙光的特斯拉的降价之举,对仍处在亏损阶段的造车新势力是否意味着更残酷的竞争?“这是有点残忍,但这也是乐趣啊。”李斌说。虽然外界看来,新的补贴政策对支持换电模式的蔚来车型是利好,但李斌更愿意将之解读为换电技术路线得到了支持,“我们更高兴的是,国家鼓励换电的技术路线,和车电分离的模式。因为这对用户是好的。对用户好的事情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我们当然开心了”。

而谈到如何应对特斯拉所带来的压力,李斌的回答是“提高自己产品服务的能力”。

截至5月6日,蔚来已在全国开设105家门店,其中包括22家蔚来中心和83家蔚来空间,销售网络覆盖全国71座城市。李斌曾在3月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将继续加速在全国的渠道建设,预计2020年底蔚来空间和蔚来中心共计达到200家。

摄影:史小兵

在2020年1月1日,蔚来曾在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感谢困苦的2019》的文章。在2020年,困苦这个词会从蔚来的字典中抹去吗?

以下为4月30日李斌接受《中国企业家》(CE)电话专访内容整理:

谈融资:打通人民币募资通道

CE:近期蔚来不断传出融资的消息,是否达到你的预期了?

李斌:这是我们按照计划来推进的结果。

CE:中概股风波对这次融资有影响吗?

李斌:3、4月份的中概股表现或多或少都受到一些影响,肯定也影响到了我们,影响到我们的一些估值。黑天鹅事件一只又一只,没办法。你得认啊。

CE:蔚来也要向蔚来中国投资40多亿,也是之前就谈好的方案吗?

李斌:这个倒不完全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我们希望在整个蔚来中国里,占有更多股份。另一方面,我们后续在海外的募资,包括3月份的一些CB募资,还是需要进入到中国使用的。所以蔚来本身也有注资的需求。

CE:之前合肥市人民政府对外发布过一个微博,提到蔚来汽车2020年的营收目标是148亿,包括上市3款车型。是这样吗?

李斌:这可能是他们对我们美好的祝愿吧,或者他们自己做项目概要的时候,对我们的预估吧。

CE:对蔚来来说,对资本的偏好在2020年是发生了转变吗?之前是不是没有跟地方政府深度绑定的融资。

李斌:我们从2019年就开始往这个方向努力,这是我们既定的一个战略。我们2018年去美国IPO,在这个过程中,中美关系和全球政治格局发生了很大改变,我们肯定要打通人民币的募资通道。

人民币募资通道的打通,最先肯定是从一些对产业有需求的战略投资人开始。有了这些融资后,我们人民币的募资通道就打通了,我们就可以对接一些中国境内的投资人。

CE:之前蔚来跟亦庄国投的接触也是外界关注度比较高的,现在是完全终止了吗?

李斌:有了合肥的签署后,我们跟其他地方肯定就不会按照那个方式去合作了。但是我们不排除国内还有非常多的人民币投资人有别的合作。

谈竞争:有点残忍,但也是乐趣

CE:国家刚出台的补贴政策,对蔚来的利好作用有多大?

李斌:换电车型享受补贴,说明国家对换电技术路线的鼓励,我们当然高兴。这当然说明我们的技术路线(是正确的)。我们更高兴的是,国家鼓励换电的技术路线,和车电分离的模式。因为这对用户是好的。对用户好的事情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我们当然开心了。

CE:现在大家对特斯拉的降价动作很紧张,感觉是对国内新能源汽车的暴击。您对此怎么看?

李斌:我们反正不降价,我们也没法降,也不符合我们的原则。这个新的补贴政策,对用户是好的。特斯拉降价对用户也没坏处。

CE:特斯拉价格降到30万以下,对造车新势力是不是很大的压力?

李斌:那没办法,大家都提高自己产品服务的能力吧。这是有点残忍,但这也是乐趣啊。

CE:今年的竞争局面对蔚来来说,是什么态势?是更残酷还是稍微可以缓口气了?

李斌:去年我们就开始了压力测试,比这个行业更早进入求生存的状态。所以现在并没有比去年变得更难,现在比去年有一些免疫力了。

CE:现在70亿融资的消息出来后,大家说蔚来暂时告别“钱荒”了,这个说法准确吗?

李斌: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始进入精细化运营的状态,我们现在肯定要持续去保证这样的状态。前几年,我们把时间窗口当成最重要的战略考量和首要目标,那现在我们要把提升毛利率、提升公司运营效率、可持续经营变成很重要的经营目标。这时候我们花钱的精细程度肯定要高多了。

CE:比如在哪些方面?

李斌:我3月份在财报会议上说了,我们Q1的预计亏损比去年四季度少35%以上。

谈团队:各方面有很多改进

CE:蔚来新CFO上任后,感觉蔚来在资本市场上有了更多的好消息,具体蔚来在融资或者业务模式上做了什么调整?

李斌:成绩大家都看到了。我们整个团队经过去年的事情,不管是我们的新CFO还是原来的团队,肯定在各方面都有很多改进。比如,加强跟投资人的交流,加强管理效率运营效率等。

CE:2020年以来,造车新势力的团队在不断调整,蔚来几个高级别的高管也离开了。这意味着蔚来组织内部架构的调整,还是对未来发展有不同预期?

李斌:来来往往很正常,别太过度解读这个事情。而且我们在内部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人,我们也要给他提升的机会。

CE:高管的离开,不会影响到大家对蔚来的信心吗?

李斌:蔚来上市一年多了,每个人开始有自己的选择,公司也在做一些更优化的部门重组,很多因素在一起,有一些流动很正常。

CE:2020年蔚来组织部门调整的力度比较大?调整的主要思路是什么?

李斌:当然。公司不可能一成不变。组织结构调整的主要思路是精细化管理,改善运营。

CE:现在组织架构调整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李斌:基本上完成了。

CE:团队进入相对稳定期了吗?

李斌:可以这么说。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