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基建三年投2700亿:钱从哪儿来?投到哪儿去?

2020-05-08 10:00:28   第一财经网

(原标题:上海新基建三年投2700亿:钱从哪儿来?投到哪儿去?)

在新基建的热潮中,上海出手了:3年,48个重大项目和工程包,约2700亿元的总投资。

5月7日,《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下称《行动方案》)发布,这也被称为上海版“新基建”“35条”。目标是到2022年底,推动上海全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和创新能级迈向国际一流水平。

支撑这一目标的,是围绕新网络、新设施、新平台、新终端的4大建设行动。包括新建3.4万个5G基站,新建10万个电动汽车充电桩,建设100家以上无人工厂、无人生产线、无人车间,带动15万企业上云上平台,新增1.5万台以上智能配送终端.......

“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仅是扩大有效投资,同时也是赋能新经济非常重要的手段。”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发展改革委主任马春雷说。

钱投在哪儿?

4月20日的国家发改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司长伍浩明确了“新基建”的三大领域:包括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在内的信息基础设施,包括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在内的融合基础设施,以及包括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等在内的创新基础设施。

在这些领域中,上海进一步划定了具有上海特色的“新基建”的四大重点领域。分别是:以新一代网络基础设施为主的“新网络”建设;以创新基础设施为主的“新设施”建设;以人工智能等一体化融合基础设施为主的“新平台”建设;以智能化终端基础设施为主的“新终端”建设。

针对这四大重点领域,上海初步梳理排摸了2020年~2022年要实施的第一批48个重大项目和工程包,预计总投资约2700亿元。

这其中,主要的投资将集中在“新网络”、“新平台”建设上。具体来说,包括了5G网络、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数字基础设施,以及智能网联汽车、智能电网等新型基础设施。

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张建明表示,上海市经信委围绕“新网络”、“新平台”的这些领域,梳理了3年内实施主体、投资金额、推进计划明确的70余个重点项目,以及有投资意向、计划实施的近20个储备项目,涉及总投资约2000亿元,其中今年投资超500亿元。

当前,5G网络是“新网络”的重点和热点,也是支撑经济社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数字基础设施。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上海已建5G室外基站和室内小站均超过1.8万个。为实现“三年任务两年完成”,今年上海全市5G建设总投资近100亿元,将新建1.2万个室外基站和3.2万个室内小站,基本实现中心城区和郊区城镇地区全覆盖,全市5G平均下载速率将超过200Mb,在国展中心、主要商圈、机场等网络深度覆盖区域平均下载速率将超过500Mb。

在“新平台”建设中,数据中心的地位特殊,被认为是基础设施的基础设施,也是数据、计算、网络的基石。

目前,上海的数据中心规模“国内领先”。互联网数据中心已建机架数超过12万个,利用率、服务规模处于国内第一梯队。

张建明说,在已建12万架数据中心的基础上,明年一季度前,上海全市将新增6万机架供给,直接投资约120亿元,将带动投资超过380亿元。

“6万机架的用能释放,也发出了本市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信号。”张建明说,据测算,数据中心对产业支撑的溢出带动效益明显,单位机架间接产出是直接产出的近20倍。

接下来,张建明说,今后将围绕互联网服务商、电信运营商等头部企业的功能型关键项目,研究加大数据中心建设和投资力度,再建一批更为绿色高端、布局集聚、灵活智能、算力强劲、需求明确、综合亩产税收高的数据中心。

在智能网联汽车方面,上海将重点建设安亭国家智能网联汽车等3个试点示范区和车路网云一体化等示范项目,总投资超过20亿元。

下一步,张建明说,将进一步梳理和细化各领域重点项目,对已明确的项目落实责任,加大组织推进力度,体现投资带动效应。对储备项目加强跟踪、大力推进,加快落实相关建设内容和投资安排,争取尽快立项。

从投资区域来看,临港新片区也将集聚吸引大量的新基建投资。

“我们编制了新一轮通信基础设施建设行动计划,三年内将新建5个综合局房,5个云计算数据中心,100个边缘机房、汇聚机房,2230个5G室外宏站和4731个光缆交接箱,总投资超过100亿元。”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副主任吴晓华说。

钱从哪儿来?

与以“铁公基”为代表的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不仅覆盖内容不同,投资来源也有差异。

“我们初步做了一个梳理,2700亿元中各级政府投资600亿元左右,其余2100亿元都是社会投资。”马春雷说,和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就是社会投资是主体。

但是,数据显示,2020年1~3月份,民间投资同比下降18.8%,下降幅度高于全部投资2.7个百分点。

在疫情冲击下,怎么来支持撬动社会投资,鼓励社会投资的积极性?

“市场是主体,政府要引导,其中政策是基础和关键。”马春雷说。为了实现政策的精准供给,来解决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经过梳理发现,目前“新基建”建设中,主要存在建不了、建不好、建不快、建不强四方面问题。

这其中,建不快与资金问题密切相关。

“现在大家都感觉资金比较紧张,怎么来撬动社会资本投入到‘新基建’,变成非常重要而且突出的问题。”马春雷说。

《行动方案》明确,这次新基建的重大项目建设过程中,上海将支持政策性银行、开发性金融机构以及商业银行建立总规模1000亿元以上的“新基建”信贷优惠专项,通过财政资金贴息等各种方式,使得社会资本、社会建设主体能够获得低成本的长期融资,从而鼓励和引导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到“新基建”领域。

精准政策供给

除了资金,要推动新基建的建设,还需要有更多的政策支持,来破解建不了、建不好、建不强的问题。

所谓“建不了”,是指有些领域市场主体已有较大积极性,但单凭市场力量落地还比较难。“我们主要通过优化规划布局、加强指标要素保障等加强引导。”马春雷说。

比如,未来三年上海还将新建3.4万个5G基站,另外还有5万多个“室内小站”,针对新增站址选址难、进场难等突出问题,下一步上海将编制5G移动通信基站布局规划导则,并指导各区开展5G基站布局规划。

又比如,数据中心建设现在碰到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能耗保障,所以在未来三年已计划新增6万个机架的基础上,上海一方面要考虑确保不突破GDP能耗强度指标,同时也要统筹好能耗的总量和增量,尽可能地研究继续新增一批互联网数据中心机架数,为上海新一轮新基建奠定基础。

所谓“建不好”,是指新基建属于新事物、需要探索技术标准和建设导则,上海将通过完善规范标准等加强引导。

比如,随着在线新经济等发展,未来三年上海全市将新建1.5万个以上智能取物柜,为进一步引导合理布局,对于新建住宅和楼宇,上海将研究制定住宅小区及商务楼宇智能配送设施规划建设导则。

所谓“建不强”,是指有些领域的资源和市场主要掌握在政府手里,没有政府率先开放数据、拓展应用场景,将无法形成规模有影响力、有带动作用的应用。

马春雷说,上海将通过拓展应用场景来培育市场需求,同时进一步推动数据资源开放,来促进应用生态链形成。

“特别是在互联网医疗、在线教育、数字内容、智能制造、数字商贸、智能物流、数字生活服务、社会治理、数字养老服务等行业,加快建设一批显著改善制造、服务方式或社会治理模式的示范应用工程,以规模化应用需求带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news#hen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