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心”的文化底色大型系列报道:楚河汉界的文化密码

2020-05-09 08:50:00   中原网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

总书记在谈及“兴文化”时强调,要“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郑州,地处中原腹地,史谓“天地之中”,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八大古都之一,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的实施,开启了郑州发展的“黄河时代”,为用好这些文化资源,用好这些“兴文化”的宝库与富矿,让郑州文化“立”起来“活”起来,更好地为加快打造黄河历史文化主地标城市提供文化支撑和精神动力,为国家中心城市培“根”铸“魂”,本报推出【“郑中心”的文化底色】大型系列报道。今天刊发《楚河汉界的文化密码》。

大河奔涌,风云激荡。

荒草蔓延的沟壑两侧,旌旗如云刀枪如林,红方主帅“大风起兮云飞扬”运筹帷幄稳坐帐中,黑方大将“力拔山兮气盖世”横刀立马器宇轩昂。

2200多年前,汉王刘邦和楚霸王项羽以荥阳为主战场,展开了长达4年的攻伐激战。双方厉兵秣马各据城池相持不下,“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成为历史长河中的璀璨篇章。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战争的硝烟消散于历史深处,鸿沟却以楚汉战争“鲜活的历史见证”永远定格在中国象棋的棋盘上,它有了一个妇孺皆知的名字——楚河汉界。

2200多年后,斜阳草树的寻常巷陌,清洁明净的楼堂赛场,“红与黑的战争”时常上演,一方马蹬四方长驱直入,一方士挂羊角以守为攻,他们都期待指挥着“千军万马”踏过“楚河汉界”,一统山河,绵延数千年的历史以棋为媒迸发出新光彩。

中分天下的楚河汉界

暮春时节,登临霸王城,黄河之水浩浩汤汤奔流东去,汉王城芳草萋萋掩映其中,往来劳作的村民,怡然自得的垂髫,共同构成了一副黄河之滨的春和景明图。

高空俯瞰,这里山峦迭起地势险要,北踞黄河天险,向西可以直通关中平原,策马八百里秦川,向东可以直下豫东苏北,行军黄淮大平原。

有村民将他在残垣断壁中捡到的几枚锈迹斑斑的箭镞拿了出来,向来人解释,“三棱平面的是汉王箭,三棱凹面的是霸王箭”,那段发生于2000多年前的战争透过箭镞穿越时空,浮现在我们眼前——

公元前 203年,汉王刘邦引兵渡河攻克成皋城(今荥阳汜水),在广武西山构筑城垒,以阻挡楚军西进。楚霸王项羽听闻成皋城失守,遂率领大军疾驰荥阳,在广武东山上构筑堡垒,形成了楚汉对峙的局面。

一日,项羽以刘邦的父亲作为人质,威吓刘邦说:“今不急下,吾烹太公。”刘邦隔沟答曰:“吾与汝俱北面受命于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尔翁,则幸分我一杯羹。”

双方相持数月,多次对决各有胜负,楚军粮草短缺兵乏马困,项羽被迫接受和约,以鸿沟为界与刘邦均分天下,“割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历史就这样使鸿沟成了“楚河汉界”。

公元前202年,项羽率兵东去,刘邦不顾“约为兄弟”的诺言,跨越“鸿沟”,项羽四面楚歌自刎乌江,独留下霸王别姬的千古绝唱。

诗人李白曾登临广武山,挥笔写下《登广武古战场怀古》:“秦鹿奔野草,逐之若飞蓬。项王气盖世,紫电明双瞳。呼吸八千人,横行起江东。赤精斩白帝,叱咤入关中…… 伊昔临广武,连兵决雌雄。”

大文学家韩愈也写下《鸿沟有感》的千古篇章:“相持未定各为君,秦汉山河此地分。力尽乌江千载后,古沟芳草起寒云。”

勾连南北的中原古运河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长相思》中,向我们勾勒了一幅从中原大地到烟雨江南的水上交通图。

而这幅水上交通图和鸿沟有着剪不断的联系,鸿沟以楚汉战争名扬天下,它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是中国古代最早沟通黄河和淮河的运河。

《史记》记载,“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

鸿沟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总长近千里,战国的魏惠王为“取灌溉舟楫之利”而开凿。它先后引圃田泽、荥泽、黄河之水,经开封、尉氏、太康、淮阳后汇入淮河。在此后的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一直是黄淮间的主要水上交通线路之一。

有说法认为鸿沟是中原地区最古老的运河,比国内最早的运河江苏邗沟晚了约150年。也有说法认为,鸿沟开凿于大禹治水时期,是中国最早的运河。

鸿沟的开凿是中国运河史上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为隋唐大运河的开通积累了物质和技术条件,隋唐大运河通济渠就是在鸿沟水系故有的河道上修建起来的,成就了沿途城市“天下舟船所集,常万余艘填满河路,中外旅商莫不辐辏”的历史繁华。

据考证,当时中原大地的水上交通“漕船往来,千里不绝”“公家运漕,私行商旅”,南北经济文化交流频繁,运河沿岸大批城市迅速兴起,如璀璨明珠。

抗击日军的红色剪影

“楚汉战争,特别是楚汉战争中的荥阳、成皋之战,奠定了汉王朝400年的基业,对中华民族的历史和汉文化的形成具有特别重要的影响力。”中国史记研究会常务理事陈万卿说。

历经千年风吹雨打,黄河不断冲刷侵蚀,汉霸二王城早已失去原貌,仅存有部分的残垣断壁。城墙现存总长约1000米,其中汉王城南墙515米,霸王城南墙319米,最高10米,最宽约30米。

汉王城由东西并列二城组成,两城间有一城墙相隔。西侧为一座小城,系刘邦军师张良居住地,当年张良就是在此为刘邦出谋划策。

霸王城北墙和城内大部已不存在,保留下来的只有南墙大部,东、西墙一少部分及城内南部部分区域。曾在此发现铜镞、铜矛和铜戈等铜兵器。

抗日战争期间,抗日力量和日军各自据守汉霸二王城,展开了数年的激战。

1941年9月,黄河北岸的日军乘坐橡皮舟偷渡黄河,企图突破黄河防线,掩护主力部队南下。抗日力量经过两个昼夜的奋力反击,将日军逼退至霸王城以东,日军在霸王城构筑工事盘踞顽抗,双方上演了多次的对决。

据守汉王城的抗日力量用血肉之躯夯筑了“广武战役”的长城,制止了日军渡河南进的野心,形成东南西三面合围之势,将日军遏制于霸王城一带近三年时间,最终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象棋为媒的文化传承

作为距离郑州最近的县市,荥阳名动史册,虎牢关、汉霸二王城、京城遗址等俯首可见,李商隐、刘禹锡等历史名人灿若繁星,诗歌之乡、郑氏故里、象棋文化之乡等名号不胜枚举。

历史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如何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荥阳的选择是象棋比赛。

1999年,以首届楚河汉界全国象棋八强赛为标志,荥阳是中国象棋文化策源地的理念初次展现。

2005年,以首届中国象棋文化节为标志,万人同场竞技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全国象棋理论权威纵论象棋渊源,从理论上确立了荥阳作为象棋文化策源地的地位。

2015年,以举办第十七届亚洲象棋个人锦标赛暨首届亚洲象棋嘉年华会启动仪式为标志。荥阳勾勒了“共建世界象棋文化之都”的宏图愿景。

“象棋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广泛的棋类运动,是中华文化的精粹,是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荥阳市文物保护管理中心主任刘其山说,中国象棋的棋盘结构、棋子颜色、格局设定等,都是从汉霸二王城、刘邦项羽对垒的故事和战场空间布局上,得到了启示,催生了灵感。

象棋蕴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化,平等竞争,以和为贵,先礼后兵、核心意识等。荥阳市楚河汉界象棋文化推广中心副主任巴彦超对此如数家珍,象棋“开局平等,子数一样,位置对称”就是平等竞争的最好诠释;“落子无悔”就是传统文化“言必行,诺必践”的直观体现。

“小棋子,大舞台”,在助力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河南省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郑州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和高质量对外开放中,中国象棋犹如一座桥梁,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阅读郑州,阅读河南,阅读中国。

春风轻拂,象棋文化公园内,蓬头稚子吟诵着“马走日,象飞田,车走直线,炮翻山……”,声音洒落在晨光中,清脆而明亮。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news#hen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