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河南商丘虞城县:正常讨要房租离奇被控涉黑 一家老小被抓

2020-05-11 12:32:11   百家号-蜜蜂社

5月5日下午,一起原本很普通的租赁合同纠纷案在商丘中院二审再次开庭。针对这起纠纷,原告方称:被告欠其房租,他要房租,很正常。但他们一家老小却因讨房租招来横祸,家人多次被控涉黑被抓。尽管检方多次认为指控不成立,但原告方家人仍被立案调查至今。

 

 

商丘虞城一家人,讨房租被控涉黑,全家老小被抓 

在商丘中院审判庭,原告赵某诉被告徐某租赁合同纠纷案,在时隔近一年后,二审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该案。此前,一审法院已判原告赵某胜诉。这起持续了一年多的案件其实很简单,原告赵某称:2016年,被告徐某要租其门面房,该套门面房位于虞城县黄金地段,面积约1400平方,当时市场租赁价大约在25万元左右。为照顾徐,按双方协议约定,徐每年只需支付16万元租赁费。但徐占用该房1年多用于开饭店,仅支付3.5万元房租,拒不支付所欠下的21.5万元房租。

原告称:2018年2月13日,因租户拖欠物业费达半年之久,在要物业费和房租的同时,物业电工意外发现被告徐某涉嫌偷电,其使用30度电,电表只显示一度。为避免其继续偷电,物业暂时给其停电处理,被告报警。后来,被告跑到原告家中,称原告家人殴打被告。随后,被告又报案称:原告恶意涨房租、断电致去年2月14日其饭店喜宴没电,对其殴打等。警方以原告家人涉嫌黑恶势力、寻衅滋事为由立案调查。全家大人小孩被抓了个遍,每次都是拘留37天后放人。

检察院调查后已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未批捕。 

 

一家人祸起怪异骨折案,为讨说法打官司讨房租 

原告赵某则决定通过民事诉讼,以徐不交租赁费,在租房期间,擅自改造房屋,且被告在房屋租赁期间,不服物业管理、破坏电力、寻衅滋事、诬告陷害原告为由,将徐起诉到法院,要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的租赁合同,判令被告腾挪占用的房屋,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包含租金等各项损失30万元。

该案去年5月2日立案,直到去年11月9日,虞城县法院才开庭审理。面对原告指控,被告徐某辩称:其租房用于饭店经营,期间一直按约交租费。没有改变房屋、破坏承重墙。原告去年2月14日,私自断电,致其饭店无法经营,其找原告方协商时,原告丈夫将其殴打致轻伤。其已报案。双方租赁行为无法继续履行,同意解除租赁合同,但要求赔偿30万元损失,无法律依据,应驳回。被告愿腾屋。

针对被告称原告丈夫对被告实施殴打,致被告一根手指粉碎性骨折一事。原告方称:被告徐某三十多岁,身高1.8米,体重180多斤,不仅年富力强,还练过武、参加过武林大赛;而其丈夫则是一个年过六旬的多病老人。幸运的是,当天原告家正好有群众在场,群众均证实双方没发生殴打接触。原告称,根据其掌握的证据,怀疑被告人为制造伤情,企图嫁祸原告方。目前,他们已准备将相关证据提交有关部门。

 

审了一年的房租案,和扑朔迷离的涉黑案 

一审法院抛开双方发生的冲突争执,通过庭审调查,最终证实徐某拖欠原告房租电费等事实。2018年11月22日,被告方向法院提出终止审理该案未被法律批准。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存在房屋租赁关系。被告徐某如支付租赁费,一般应采取转账或支付现金方式,但被告至今未提交向原告支付租金的证据。经催要仍未清偿租金,构成违约。应承担责任。遂判原告与被告解除房屋租赁合同,被告在判决之日内腾退房屋,刨除被告已支付的3.5万元租金,被告再向原告支付房屋租金175703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上诉,二审商丘法院审理后,被告并未提出新的证据,5月5日,被告申请后,法院就被告方提出的证据,再次开庭质证。法院没宣判该案。  

针对该案,原告方称:被告欠其房租,他要房租,很正常。但他们一家老小却因讨房租招来横祸。尽管因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检察院未批捕,但其丈夫至今仍在关押中。她们希望通过民事诉讼还原事实真相。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news#hen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