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商丘虞城一男子土地被人侵占 反映遭遇后反被指控涉恶

2020-05-11 12:40:23   经纬新闻

 经政府批准购买了15亩土地,并办理了相关合法手续。因位置优越,该土地被人强行霸占开发房产。孙共祥向有关部门反映,不料捅了马蜂窝,不仅自己被冠以“恶势力”头衔,家人也受到牵连。尽管省市两级检察院审查后,均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家住虞城县城郊乡孙门楼村的孙共祥,仍为此被关押近两年时间。4月24日,虞城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孙的家人称:这事实上是一起有人为侵占其家土地,人为制造的冤案。

土地被霸占,反映问题却被指控涉恶

年近六旬的孙共祥是虞城县城郊乡孙门楼村农民。在虞城县城郊乡开有一家快捷酒店,并拥有一些物业。

2018年5月15日,孙被控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留,包括他的一家老小共五口人被指控涉恶集团。其中,孙被指控两项罪名,涉及7起纠纷。但孙一家否认指控,认为是有人为侵占其财产,恶意制造的冤案。

公诉部门也认为该案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后省市检察部门也认可该意见。但该案最终还是走到了诉讼阶段。

指控7起案件,已被公诉部门撤销4起

根据指控,孙涉嫌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罪。此前,孙曾一度被指控为涉7起案件的“恶势力团伙”;其中包括私刻公章、故意损坏财产、偷税漏税等4起案件。

后经有关政府等部门调查后认为:公章系真实,并非私刻;也不存在毁财行为;税款不仅不拖欠,反而多缴纳60余万元。指控与事实不符。目前该4起案件均已被检察机关撤销。

被公诉的3起案件,两起为租户间纠纷

现被公诉的三起案件,其中两起为孙家人和房屋租户徐某某之间的租赁纠纷。孙家认为:这也纯属无中生有。根据指控:2016年6月15日,租户徐某某和孙家签合同,租赁孙共祥家的门面房经营饭店。第二年续签合同时,徐称孙强行涨房租3万元;还以徐某某使用其自家宾馆大堂等场地为由,向徐索要30%股份。后因用电问题,导致电器损坏,指控孙涉嫌寻衅滋事罪。

在第二起案件中,孙共祥被指控称:2018年2月时,徐某某为用电问题找孙共祥理论,两人发生争执和厮打,孙共祥将徐某某小拇指掰伤,致“粉碎性骨折”,涉故意伤害罪。

针对上述指控:孙家人认为:纯碎是无中生有。事实上,他们不仅没涨一分钱房租,租户甚至至今还欠其数十万房租不给。租户徐某某所租孙的门面房位于虞城县黄金位置,面积约1400平方,租赁时价大约在25万元。但孙给徐某某两年签订的两份合同显示租金均为16万元。并未涨房租。徐某某至今仍拖欠数十万房租,霸占该房屋。

关于索要股权部分:2017年7月,租户徐某某向孙家提出,用孙家宾馆大厅三间门面房,并由孙家支付全部装修费,入股饭店,以方便接待婚宴。后双方自愿签订协议,孙家享有30%的合伙分红。而后徐利用宾馆大厅接待喜宴半年多,但至今徐未支付一分钱合伙分红款及房租。

欠物业费被停电,牵出离奇故意伤害案

此外,据孙家人称:徐某某不仅拖欠房租和分红,还拖欠物业费超万元及房屋租赁费。证据显示:2018年2月13日,徐接到物业停电通知后,私接电路及小区变压器,造成电器损坏;而这些损坏的电器,其实又归属孙共祥所有。因徐私接变压器行为,造成小区电梯困住人,网吧电脑烧毁,损失数万元,至今无人担责?反而孙某涉嫌寻衅滋事?

发生此事第二天,便发生了30多岁,身高1.8米,体重180多斤,参加过武林风比赛的徐某某,被年近六旬,身高1.6米,120斤的孙共祥掰伤手指的事件。当时现场群众及监控录像均证实,两人交谈不足1分钟,徐便自己躺倒在地上,双方甚至没发生过身体接触,而徐却称手指受伤?

后经徐的电工祝某某等人证实,徐前晚私接变压器时手指就已受伤。后来徐分别到虞城县人民医院和商丘市人民医院鉴定伤情,医生均诊断伤情为近端骨折,不存在粉碎性骨折,并不构成轻伤。而5天后的2018年2月19日,徐独自一人再次拍X光片,伤情X光片骨折角度却发生了巨大变化,竟然变成了粉碎性骨折。警方此前并未固定证据,鉴定结果也没采用原始检材,反而仅采用5天后的鉴定结果。孙共祥一方认为:该事件纯属恶意陷害。

八年前寻衅滋事?被告:纯属无中生有

指控的另一起涉嫌寻衅滋事案称:在开发某小区过程中,张某和其妻子不同意把土地卖给孙共祥,在2012年底,孙不仅多次对两人辱骂,还雇佣艾滋病人多次对张某及家人采取威胁、恐吓、故意毁坏财物等手段,直到张某、邵某被迫签订转让协议达到强行买地的目的。

对此,孙共祥家人称,该指控是时隔8年前的拆迁事项,此事是在政府主持下,包含乡政府在内四方签订协议,由乡政府进行的拆迁工作,孙共祥并未参与。有明确证据证明:“被害人”张某,为获高额补偿多次撕毁补偿协议,采用阻挠施工方式,获得高于周边20多倍,高达190余万的超高额补偿;时隔八年后,张突然拿出几张只有一般工地场景照片,称在工地上受到艾滋病人威胁,反而在之前八年跨度的时间里,包含执法机关在内从未有人知晓此事。

公安机关询问到的艾滋病人则称:从未去过孙共祥的工地。反而证据显示艾滋病人却租赁“被害人”张某房产;更引人注意的是:作为证据的建筑工地照片,听闻竟然是其他工地的场景。被告方称:这些证据链足以证明对孙共祥的指控都是无中生有。

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与疑罪从无

除孙共祥外,同时被指控为“恶势力”的,还有孙共祥的家人,经过申诉,因证据不足,检察机关已对其3名家人做出撤销逮捕的决定。之前,孙共祥本人也曾被检察院下达不予逮捕决定。然而,2019年4月,在商丘市检察院对3名家人下达撤销逮捕决定不到10日,孙共祥却再次被拘留至今。2019年6月,该案移送至县检察院,历经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仍被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在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同样认为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2019年11月该案仍被移送至法院。

2019年12月,孙共祥的家人向省检察院提出申诉,省检察院听县市两级检察院汇报后,同样认为该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在去年3月1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曾就涉冤假错案问题答记者问时表示:要坚持疑罪从无原则,凡属于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案件,一律做无罪处理。而在今年1月18日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出席会议也强调,要坚持疑罪从无、证据裁判原则,确保定罪公正、量刑公正、程序公正。但近两年等待的时间中,孙共祥一方认为:他们迫切盼望“疑罪从无”的阳光审判,在孙共祥案件中能得到早日实现。

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news#hen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