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 精神永存——追忆杜祥奇同志系列报道之三

2020-06-17 10:05:00   中国搜索

杜祥奇走了,亲友们满怀悲痛为他送行。发自肺腑的滚烫话语,融入了人们对他的无限缅怀之情。

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让人刻骨铭心的言行,但在亲友们点点滴滴的回忆中,他是那样的可亲可敬,是一个立体、大写的人。在长期的工作中,他将一名党员干部敢作敢为、毫不懈怠的敬业精神演绎得淋漓尽致,成为党员的标杆;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他关爱家人、关心朋友,带给人无尽的温暖,坚定他们奋发向上的信念。在他身上,一直闪烁着爱事业、爱家庭、爱友人、爱群众的光芒。

在亲友眼中,杜祥奇视事业如生命,他用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忠诚无私、执著追求,用对党的赤子之心、对人民的公仆情怀,践行着时代使命和担当,在每一个岗位上都谱写了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生命赞歌。

在开封西湖建设的几年里,杜祥奇任建设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除了现场建设工作,最难的就是4个村庄、 739户、2956人的整体搬迁和房屋征收。一段时间里,他工作起来基本上是没日没夜。有一天,杜祥奇的二姐杜伟见到他,吓了一跳,只见他整个人又黑又瘦、头发花白,完全不是“那个帅气的弟弟了”。“祥奇,是不是这段时间工作太累了?要是不行,咱就给领导说一下,换个工作吧,你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心疼人。”二姐看着他,满脸都是疼惜。“姐,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杜祥奇连忙宽慰二姐,“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工作上的事您就别操心了。组织上把我放在这儿就是对我的信任,我只有尽全力把它干好,哪能挑三拣四,给组织找麻烦。”

弟弟杜祥龙觉得哥哥这一生当中留给自己记忆最深的就是忙碌的背影,一年到头难得见几回面。“我女儿还说哩,大伯咋恁忙啊,一年我都见不了他一两次。我就给孩子讲,别说你见不着,我想见他也难,有啥事都是电话里说,光怕去找他影响工作。”

儿子杜凯从小到大的记忆就是父亲匆忙的样子,他说父亲在哪工作、任什么职务自己从不知道,父亲也不让他知道。“从小学到中学,他从来都没有参加过我的家长会、学校活动。小时候真的不理解,甚至还有些埋怨他,为啥就不能休息会、抽出点时间来陪陪我?”抽泣了好一会儿,泪水湿透多张纸巾的杜凯才又讲述道,“当我上了大学才明白,人生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父亲没有忽略我,只是他把绝大部分时间都给了工作、给了党的事业、给了群众。我现在只有感激他,他的一言一行都给了我最好的教诲。我只想告诉他,儿子长大了,您是最好的父亲,但他再也听不到了。”

杜祥奇生前还负责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的问题楼盘解决处置工作,他经常现场办公,接待上访群众,研判问题成因,想方设法推进问题解决。这个时期,杜伟说他心脏不舒服,劝了他几次,才勉强住院。由于要做介入治疗,二姐小心翼翼跟他说:“是不是给领导说说请个假?”杜祥奇没有答应:“别给组织和同志们添麻烦了,我又不是多严重。”住院期间,他还抽空去办公,没人知道他有严重的心脏病。直到今年5月2日上午,他工作状态下突发心梗,不幸与世长辞。

儿媳刘小源说,2015年她与杜凯结婚的时候,公公在宴席上不仅自己没喝酒,也没给大家敬酒,说是下午3点还有个会。大家都觉得这是孩子一生中的大事,杜祥奇可以请一天假。婆婆理解他,给亲友们解释:“他就是这个脾气,让他去开会吧,这一辈子他也没因为私事影响了公事。”

在去世前一周,杜祥奇还给在乡镇工作的杜祥龙打电话,要他注意工作方法,待人接物要考虑全面一点、细致一点。“心里谁都有,唯独没有自己。大哥太累了,也许是老天让他歇歇哩。”说完这句话,这个刚强的汉子再也忍不住了,伏在桌上泣不成声。

张学海与杜祥奇是同学,也是多年的搭档。从1998年到2003年,两人在祥符区万隆乡共事5年,杜祥奇时任万隆乡党委书记,与领导班子其他成员一起完成了4件大事:全乡村村通柏油路、科技兴乡、建设小浪底水库移民新村、实施小城镇综合整治提升。在改造该乡基础设施落后面貌过程中,资金一直捉襟见肘。为解决这一难题,乡党委、政府班子成员每人办了一张信用卡,以个人贷款额度为限和信誉作担保,运作启动资金,等将来乡财政财力充裕时再还清。杜祥奇除办理信用卡外,还把家里的房子也做了抵押贷款。

乡财力有余力了,大家都说,杜书记,先还你的信用卡吧。杜祥奇总是摆摆手说,把我放在最后一个。“做事他总是冲在第一位,涉及个人利益的时候他就躲了起来。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落人不落钱,落钱不落人’。”张学海说,“只要是群众的事,他跑得比谁都快。刚到乡里的时候,他骑自行车到全乡16个村委走访了一遍,走村入户,乡亲们家里如果没有板凳,他就席地一坐开始唠嗑。不管啥时候乡亲们见了他都可亲,他离开乡里好几年了,群众还叫人给他捎红薯、花生哩。”

谢好友在祥符区组织部时与杜祥奇是同事。在他眼里,时任办公室主任的杜祥奇“提笔能写、难事能办,又时常助人为乐”。当时有一位老干部因个人之事没有解决,一直到祥符区组织部、区委“闹访”,大家都躲着。这事交给了杜祥奇,结果没过3天,老同志就“消停”了,虽说事情没有完全解决,但据说老同志对杜祥奇的人品和工作方式“心服口服”,答应以后再也不给组织“找麻烦”了。

王文萍认识杜祥奇40多年了,提起这位兄长,他几度哽咽。“祥奇无论是在教师岗位还是领导岗位,从来都是乐于奉献、热心助人,在个人品格上追求完美。”他记得,有一件小事让杜祥奇一直耿耿于怀,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以至于屡屡向他提起。原来,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同学回汴,20多年没见面了,这次相聚本应推心置腹、一醉方休,谁知刚坐几分钟,杜祥奇接个电话说声抱歉就离开了,从此再也没见过面。“因为这,祥奇有段时间心里一直不舒服,觉得自己太怠慢人了,每次打电话都会说到这件事。”王文萍说,“我就一个劲儿开导他,让他不要放在心里。如今,他猝然长逝,再也没有机会和他好好说话了,也不知道他把这件小事完全放下没。”

杜祥奇的父亲去世得早,母亲晚年身体也不好。他认为自己是长子,虽然工作繁忙,仍坚持与爱人一起照顾母亲。母亲在过世的前几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为照顾好母亲,他就在母亲的床边搭了一张小床,只要有时间就日夜悉心照顾老人。他不怕累、不怕脏、不怕苦,尽量抽出时间为母亲穿衣、端屎端尿、打扫卫生、洗床铺。“母亲走的时候,身上一个褥疮都没有。”杜祥龙说。

对家里的每一位亲人,杜祥奇都怀着真挚、热烈的爱。兄弟姐妹中谁家有个事、谁有个病灾的,他能赶到的一定会亲自到场,实在因为工作脱不开身,保准会打电话问清楚情况。杜伟回忆说,每年逢长假,大家能聚在一起、祥奇又能出席的话,他一定是最忙活儿的那个人。“他总是说,大家平时都忙,趁着放假都好好歇歇、说说话,今天的做饭任务我承包了。”她流着泪说,“祥奇脾气是最好的,温文尔雅,在家从没见他发过火。他走的这段时间,想起他一件又一件事,越想越难受。”

杜祥奇对党和事业忠诚,对家人和群众是大爱,但对待原则问题则从不讲情面。儿子大学毕业自己创业,没有依靠父亲的关系谋求一份安稳的工作,因为他知道父亲不会那样做,请求也没有用。在外地创业期间有成功,但后来也有教训,杜凯还曾因失利一度患上轻度抑郁症。杜祥奇鼓励儿子重新站起来,“但不会给你任何职权上的帮助”。“父亲给我讲述了激情、热爱和专注以及远见的关系,帮助我走出阴影,激励我鼓起战胜困难的勇气,这是父亲给我的最宝贵财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杜凯说。

杜伟、杜祥龙说杜家的家风是清白做人、干净做事,为官先修身,律人先律己。“也有人托我找祥奇办事,我总是跟人讲,原则、政策内的,你找他他一定给你办,超出范围的,你托我也没用,我弟弟就是这个脾气。”杜伟说。

斯人已逝,其魂犹在!杜祥奇曾经的同事说,学习他乐于奉献的精神,忠于党、忠于事业的政治品格;学习他牢记宗旨、心系群众的为民情怀;学习他敢作敢为、善作善成的工作态度;学习他夙夜在公、造福于民的责任担当。亲人表示,学习他清廉自守、怀德自重的高尚情操,学习他谨守家风、不改本色的赤子之心,学习他孝敬父母、爱戴亲友的可贵品行……

杜祥龙为哥哥写挽联一副:斯人已逝,世上已无杜祥奇;精神永存,来生还做亲兄弟。(中共开封市委网信办供稿 文/开封日报全媒体记者记者 张仲鹏)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news#hen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