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退税、出口收入占8成 野马电池IPO凭何闯关A股?

2020-07-21 18:08   来源:

(原标题:依赖退税、出口收入占八成 野马电池IPO凭何闯关A股?)

7月17日,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野马股份”)在证监会官网更新了招股书,拟申请上交所上市,拟募资5.58亿元投入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智慧工厂信息化建设项目等。

早在2019年6月20日,野马电池首次披露招股书,开始了A股冲刺之路。

1996年11月成立的老牌电池企业野马电池,专注于高性能、环保锌锰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拥有各种规格型号锌锰电池、碱锰电池生产线20多条,年生产能力20亿只,是我国最大规模的碱性电池生产企业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主打海外市场的野马电池,七至八成的收入均来自海外。根据中国电池工业协会的统计,2018年,其锌锰电池出口量排名国内第三。

不过,野马电池面临营收下滑,对出口退税额“依赖”较大的风险,其能否在资本市场策马驰骋?

业绩“依赖”出口退税额?

招股书披露,国内锌锰电池生产企业以虎头电池、南孚电池、宁波中银和野马电池为代表,南孚电池主要以自有品牌在国内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目前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80%。

2016年2月,南孚电池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成为新三板挂牌公司宁波亚锦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30806)的控股子公司,登陆资本市场。中国电池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南孚电池营业收入为27亿元,资产总额12.8亿元。

在国内市场被南孚电池牢牢把握的背景下,野马电池远走海外,其产品主要销往欧洲、北美、亚洲等国家和地区,在49个国家或地区均有销售。其中,欧洲是其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北美也是其重要的海外市场。

最新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野马电池的出口销售额分别为9.36亿元、8.97亿元和8.49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达到86.98%、85.41%和85.86%。也就是说,其八成以上的收入均来自海外。

具体来看,2017年-2019年,野马电池对欧洲市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59亿元、4.08亿元和4.69亿元,占当年境外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45.54%和55.19%。

此外,同一时期,野马电池最终出口到美国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78亿元、3.02亿元和1.97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5.8%、28.79%和19.86%。

对于2019年出口至美国的销售收入下滑,野马电池称,“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美国部分主要客户与公司因对新增的关税成本承担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曾短暂暂停业务合作,由于在产品质量、交货期、客户服务等方面未寻求到与公司相当的供应商,该等美国客户自2019年6月起又与公司陆续恢复业务合作”。

从业绩表现来看,2017年-2019年,野马电池营收呈现逐年下滑趋势,分别为10.78亿元、10.51亿元、9.9亿元,而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1.05亿元、1.23亿元,逐年增长。

对于最近三年营收下滑而净利润增长的鲜明反差,7月20日,记者就此致电野马股份证券事务部,但是无人接听。

而今年一季度,由于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及交通管制、限制人员流动等防控政策的影响,野马电池复工延期,2020年一季度营收1.64亿元,同比下降8.71%;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020.25万元,同比增长33.88%(未经审阅或审计)。

根据目前的在手订单和生产经营情况,其预计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4-5亿元,同比增长3.32%至29.15%;预计净利润为5000万元至6000万元,同比增长52.42%至82.9%(上述预计数据不构成盈利预测)。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主打出口业务,野马电池享受了较多的税收优惠政策,但硬币另一面,其业绩对出口退税额的“依赖”较大。

野马电池称,报告期内,其生产的锌锰电池出口销售享受15%、16%、13%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2017-2019年,收到出口退税额分别为10034.97万元、9506.76万元和7448.94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166.54%、76.19%和51.23%。

这意味着,如撇开退税额,2017年,野马电池实际差不多亏了5000万;2018年,野马电池将近八成的净利润全部来源于退税,2019年退税额占比也达到其利润总额的一半。

“过度依赖海外市场以及退税额度,可能是其发展过程中的宏观风险”,7月20日,一位公司财务人士分析指出。

自有品牌待突围

野马电池的主要产品为LR03、LR6、LR14、LR20、6LR61系列碱性电池及R03、R6、R14、R20、6F22系列碳性电池,广泛应用于家用电器、电动玩具、智能家居用品、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仪器、新型消费电子、无线安防设备、户外电子设备、无线通讯设备、应急照明等多个领域。

从业务类型来看,野马电池主要向客户进行贴牌销售,客户包括国际知名商业连锁企业、国际知名电子设备生产厂商和大型贸易商等,如乐购、家乐福、麦德龙、迪卡侬、L'Image、松下、飞利浦、三星等。

除了占大头的贴牌生产业务,野马电池还有少量的自有品牌业务。

2017年-2019年,其贴牌收入占比分别为88.65%、88.86%和88.94%,均达到88%以上,而自有品牌收入三年占比仅仅在11%左右。

那么,野马电池如何克服贴牌为主导致的品牌议价能力缺陷?

对此,野马电池在招股书中承认,“由于行业内在国际市场上知名的品牌较少,出口电池大多以贴牌销售为主,必须依托国外品牌,企业盈利水平较低。从长远看,没有自己的品牌,将对行业的持续稳定发展带来隐患”,因此,“将积极发展自有品牌”。

而从股权结构来看,野马电池目前由创始人余元康、陈恩乐各持股20%,余元康的两个儿子余谷峰、余谷涌及陈恩乐的两个儿子陈一军、陈科军各持股15%。

余元康、陈恩乐、陈一军、余谷峰、陈科军、余谷涌等6人,为野马电池共同控制人,发行前合计持股100%。若成功发行后,上述六人合计可支配股份表决权的比例也达到75%。

对此,今年4月17日,证监会首发反馈意见要求野马电池说明,“公司决策机制是否能够保证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可能出现‘公司僵局’风险以及发行人的应对措施。”

此外,野马电池董事长陈一军与财务总监庞亚莉系夫妻关系;独董王金良就职于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任副理事长、技术委员会主任;兼任双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独董、福建省闽华电源股份有限公司独董、浙江恒威电池股份有限公司独董。

“财务总监庞亚莉任职是否符合规定,是否符合财务人员独立性要求,王金良担任竞争对手独立董事是否与发行人存在利益冲突”也成为证监会首发反馈意见的关注点之一。

(作者:朱艺艺 编辑:罗诺)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