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巨亏拖累雷诺:去“戈恩化”的联盟路在何方?

2020-08-02 10:46   来源:

(原标题:日产巨亏拖累雷诺:去“戈恩化”的联盟路在何方?)

上半年净亏损近74亿欧元创历史新高,法国第二大汽车制造商雷诺将“锅”甩给了联盟成员日产汽车。

当地时间7月30日,雷诺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雷诺共销售汽车126万辆,同比下降34.9%;实现营收184亿欧元,同比减少34.3%。

雷诺在公告中指出,联盟伙伴日产汽车业绩恶化也是雷诺集团严重亏损的原因。日产汽车日益惨淡的业绩使雷诺汽车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净收入减少了48亿欧元(合56亿美元),而目前,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

雷诺强调,鉴于欧洲和新兴市场的疫情仍存在不确定性,集团无法对其2020年经营状况做出可靠预测。

另一边,履新刚满8个月的日产汽车CEO内田诚也承认,今年对日产汽车来说会“格外艰难”。

“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汽车市场需求骤降,日产销量严重下滑,工厂开工率也大幅下降,经营形势非常严峻。”7月28日,内田诚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4-6月)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就盈利能力和自由现金流而言,2020财年将是日产汽车充满挑战的一年。”

财报显示,2020财年第一季度,日产汽车全球销售额同比下降50.5%,至1.1741万亿日元,营业亏损为1539亿日元,营业利润率成负值,净亏损为2856亿日元(约合27亿美元),而上财年同期盈利63亿日元。

这是日产汽车近11年来首次在财年第一季度出现亏损,也是继2019财年第四季度(2020年1-3月)亏损后的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而从今年5月日产发布的财报来看,2019财年日产亏损6712亿日元(约合63.4亿美元)。

更为严峻的是,日产汽车预计本财年(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公司将亏损6700亿日元(约合63.3亿美元)。

这也意味着,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领导人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下台之后,日产汽车或将连续两个财年出现巨额亏损。

业绩承压

事实上,作为联盟中销量和利润的最大来源,日产汽车的业绩状况直接影响联盟整体的走向。

根据2019年日产-雷诺-三菱公布的全球销量数据显示,日产、雷诺、三菱全球销量分别为517.62万辆、375.37万辆、122.53万辆,其中日产一家体量占联盟总量的51%,占据绝对优势。

7月30日,日产汽车公布了其2020年上半年的生产、销售和出口数据。今年1-6月份,日产汽车全球销量为180.7万辆,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1.2%,其中,2020年一季度,日产全球销量仅64.3万辆,同比大减47.7%。

“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第一季度市场总需求下降至去年的一半左右。”内田诚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世界多地工厂被迫停止生产,严峻的商业环境影响日产汽车的财务业绩。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雷诺将今年上半年亏损原因归咎于联盟合作伙伴日产,使双方一度缓和的关系再度紧张。

雷诺方面表示,创纪录的78亿欧元的亏损中有48亿欧元来自日产,其中包括42.9亿欧元的资产减值和重组成本。

此外,联盟的另一个合作伙伴三菱也遭遇需求下降的冲击。

数据显示,今年4月至6月间,三菱在全球范围内仅售出13.9万辆汽车,同比下降53%,跌幅远远超过预期。三菱预计,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财年中,其运营亏损或为1400亿日元(13.3亿美元),创下至少18年以来的最大亏损记录。而为了保存现金,三菱今年将不会派发股息。

受此影响,7月28日收盘时,三菱股价下跌12.6%,至235日元,当日最低点为234日元,创下自1988年上市以来最低股价记录。进入2020年以来,三菱汽车的股价已经接近腰斩。

事实上,早在2018年11月戈恩事件发生之时,联盟的危机就已逐步显现。长期以来,联盟内部话语权的争夺、股权分配的争议都在影响联盟的稳固。戈恩也透露了自己对于该联盟稳固性及未来的看法并断言联盟已没有未来。

“自1999年雷诺成为日产汽车股东以来,对日产汽车就有很大的控制权。据悉,雷诺持有日产汽车43.4%的股权,但日产汽车仅持有雷诺15%的股权,且没有投票权。”2020年1月8日,戈恩在黎巴嫩召开记者会时表示,这是问题的根源。

戈恩认为,尽管三家公司联盟仍在运营,但联盟运营应有一定之规,不能简单依靠三家共识,“离开我,联盟会继续存在,但我认为他们的方式是错的。”

路在何方?

不可否认,当前,联盟正遭遇销量、利润下滑的困境。

雷诺董事长卢卡?德?梅奥表示,今年上半年,尽管雷诺遭受亏损的状况前所未有,但也并非不可扭转。雷诺集团将和合作伙伴一起调整战略,并对复苏充满信心。此外,雷诺正在努力削减成本以度过难关。

按照规划,雷诺将在全球范围内裁撤约14,600个工作岗位,并将生产能力降低近五分之一,以削减超过20亿欧元(24亿美元)的成本,其中今年预计将削减6亿欧元。

而内田诚也承认,今年对日产汽车来说会“格外艰难”,甚至屡次表示改革不成功自己就辞职。

同时,为了提升业绩,联盟的合作伙伴表示正积极探索新的合作模式和方法。

今年5月底,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推翻了前任掌舵者戈恩的快速扩张计划,并推出了为期5年的“新中期事业规划”。

按照全新的重组计划,联盟将削减生产线,简化车型数量,同时,联盟成员之间确立了在技术、车型和全球市场上“引领者-伴随者”的模式。

在该模式下,联盟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近一半的汽车采用这种新模式研发和生产,以此来将每款车型的投资减少40%,在技术共享等领域能够节省高达20%的费用。同时未来联盟的重点不是放在提高产量上,而是专注于更高效地生产车型,到2025年联盟的汽车产量将减少20%。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各有分工、各司其职的做法确实能够节省不少成本和精力,然而能否真正如希望的那样实现协同发展,则非常考验联盟整体的管理能力。

而当下,联盟当前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结束分歧,坚定地执行今年5月底发布的“新中期事业规划”,通过提高效率和盈利能力,尽快树立包括供应商、经销商、投资者和消费者对联盟的信心。

但“新中期事业规划”短时间内难以看到成效,面对全球瞬息万变的经济环境,联盟能否在未来的五年中按照规划走下去,依然是个未知数。

(责编:HN018)
本文由系统自动从源站抓取,仅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致电 henannet#163.com。